面临拆迁 90岁老人捐出陪伴一生的百年皂角树(图)

2018-09-19 15:52 来源:网络整理

夏先栋和那棵百年皂角树。

夏先栋和老伴。老伴88岁,一直用皂角洗头还是一头乌发。

  “请问书记在哪个办公室?”老人步伐匆匆,边走边拉着人询问。今年3月,武侯区陆坝社区工作人员通知居民召开拆迁大会,90岁高龄的夏先栋坐不住了,“如果要搬走,我的那些树木可怎么办?”从3月中旬起,夏先栋多次找社区,终于为陪伴自己长大的老树和培育的小树们找到了家。

  3月,夏先栋先把一棵皂角树捐给社区;8月,他又决定把陪伴了他一辈子的百年皂角树,以及精心培育的几株铁树等10余棵树木捐给社区……“希望我栽的那些树苗能长起来,绿化环境。”夏先栋说。

  十年育树成林

  要搬家了,这些树怎么办呢?

  “小树3米多高,我扛在肩上给社区送去了……”8月16日上午,记者来到夏先栋家,说起不久前捐给社区的小皂角树,他满脸骄傲。

  夏先栋十分爱树,邻居们总看到他在门前的小树林里转悠。“别人是定时上班,他是定时去看树。”儿子夏波说。雨天怕淹了,晴天拍旱着,夏先栋总有操不完的心。“要送走那几天,还一天去看好几次。”老伴张绍勋说。

  从2006年起,夏先栋就开始培育树苗。“我小时候,住的这一片有好多几百年的老树,几个人张开胳膊都抱不住。现在不行了,树不好栽。”这10多年来,夏先栋种过紫荆,栽过桂花,培育过兰草,打理过铁树……在他的悉心栽培下,房前屋后已长出了十几株高高低低的树木。

  今年3月,社区通知居民开拆迁大会,所有居民将搬到新建的社区去居住。夏先栋坐不住了,“房子可以搬走,但是这些树可怎么办呀?”

  不舍老树百年恩

  外婆栽种,从小用皂荚洗头

  左思右想,夏先栋舍不得这些好不容易长大的树苗没了着落,更不愿看到外婆栽的那棵老皂角树被砍。“以前村上好几棵百年的树被锯成了树桩,好心疼哦!”那棵大皂角树是夏先栋的外婆在他出生前种的,他与这棵皂角一起长大,满满的都是回忆。夏先栋说,小时候家里穷,外婆便用皂角树上结的皂荚给他们洗衣服、洗头发。常常还没进家门,皂荚的味道就穿过大门扑面而来……“皂荚在当年不仅是家里的清洁用品,还可以拿到集市上卖钱。皂荚树秋天结果的时候,晚上一阵大风吹过就能听到皂荚掉落下来的声音,邻里的小伙伴们都从床上兴奋地爬起来到外面捡皂荚呢!”

  夏先栋的老伴张绍勋,今年88岁,却是一头乌黑的头发。从嫁进夏家开始,张绍勋就用这棵屋前老树上结的皂荚洗头。“捡皂荚、洗干净、锤烂……天然皂荚绿色环保,用它洗头不掉头发而且洗了油光水滑。你说现在啥子洗发水有这么好?”张绍勋说。

  “这树比我还大近十岁,从我生下来它就陪着我,舍不得它呀!”从拆迁通知公布后,夏先栋就开始为房前屋后的老树和树苗们寻找“安身之所”。最后,他想到了社区。

  将树捐给社区

  希望环境好,捐给社区他放心

  夏先栋分别找了社区书记、副书记和主任沟通,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压在心头上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张绍勋说,老伴怕社区不同意,之前一直心中忐忑,“那天从社区回来一下就精神了,一个劲儿念叨有着落了,有着落了。”

  “老树快100年了,这些年我种的树也不少,种树是希望环境能变好,捐给社区我放心。”夏先栋说,植树节那天,他一早起来,开始挖一棵从2006 年培育至今的皂角树捐给了社区,“你们年轻人也要种树,树多了环境就好。”

  树要捐出去了,夏先栋想着与树相处的时间少了,照顾树木更勤了,”门口的两盆铁树有40年了,兰草还有10多盆,这两天下雨去瞧瞧树根处可别积水了……”

  老树新家在哪里?

  规划后安放,让它继续造福居民

  夏先栋捐树给社区的事,没有事先跟孩子们商量,邻居很着急:“老头子要捐的树值不少钱啊,孩子知道了能同意吗?”别人着急,夏光栋和老伴却一点都不急,直到找社区说好捐树的事后,才告诉了儿子。

  “老头子说了算,这也算做好事,我为什么不同意?”儿子夏波说。夏光栋捐树,让陆坝社区副书记梁春艳也很感动:“我们都很惊讶,他竟然怕社区不接受他捐的树。了解清楚过后我们才明白,老人和树有很深的感情,怕树被砍了。”

  据一位资深园丁介绍,夏先栋老人打算捐的40年的铁树价值约两万元一株,而那棵百年皂角树与老人有着深厚的感情,无法估价。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