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板”做公益24年 曾掏空家底找1分零钱助学

2018-09-19 17:44 来源:网络整理

  贾芝华与受助学生合影

  通江县“爱心社”成立仪式现场

  4月4日晚8点,贾芝华忙完工地上的事,通江县从碧溪乡出发赶往几十公里外的县城;3小时后,他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通过网上银行,给一批学生存入4月份的生活费。

  今年53岁的贾芝华,是通江县一家建筑企业的负责人。他说,如果论身家,自己只能算一个“小老板”。2014年,因为个人捐资为家乡修路被当地媒体报道,很多人认识了他,后来,他持续20多年捐资助学的隐秘故事也逐渐浮出水面。

  一边为事业奔忙,一边为贫困学生操心,这就是24年来(从1992年首次捐赠算起),贾芝华的生活状态。对于贾芝华做的事,有人看不懂,他却很淡定:“我的事业和我的所为(捐资助学)没有关系,要说有所图,我图的是一份心安。”

  最近两年,贾芝华一改过去的隐秘和低调,出任通江县颇具影响的志愿者组织——通江爱心社的理事长。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战斗,他把个人的事业和公益划上了等号,认为两者的重要性同等。“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还很多,未来5年要消除贫困,我们不但不能丝毫停步,还要抓紧做好。”贾芝华的语气里充满只争朝夕的紧迫感。

  人生拐点:拿到证书成立建筑公司

  一间不算豪华的办公室,左侧靠墙的书橱里摆放了不少书籍,“这些书我都读过。”贾芝华的老家在通江县火炬乡苟家坝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最终高考落榜。他试图复读,整整一个暑假缠着父亲,但直到开学头一天,父亲闭口不谈此事,大学的梦想幻灭了,贾芝华当晚嚎啕大哭,次日从清晨一直昏睡到日落。“家里实在没钱供你读书了……”母亲一声叹息。

  直到今天,每当脑海里闪现父亲当年躲闪的眼神和母亲脸上的无奈,贾芝华都感到锥心地疼痛。大学梦碎后,贾芝华当过两年生产队长,然后独自到县城闯荡,当过塑料厂的搬运工、纸厂的包装工,晚上到屠宰场给师傅打下手。后来,奶奶、父亲、哥哥相继离世,留下2万元债务,还有一名年幼的妹妹。按当时25元的月工资计算,即便不吃不喝,他可能一辈子也偿还不清这笔债。

  面临如山的压力,贾芝华开始寻求做一些小本买卖。他开了一间小卖部,到县城周边乡镇贩运山货进城,赚取差价。此时,他做生意的天份开始显现,1990年,他就偿清了所有债务,以致于春节前夕,兜里只剩下8元钱。

  在当时的生意圈里,苦力出身的贾芝华,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精明,但其骨子里崇尚知识,这个痴迷读书的年轻人,成为左邻右舍的谈资。1996年,贾芝华自考取得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本科文凭,2000年,正在路上认真读书的他偶遇建筑业行业一名朋友,对方提醒他,应该去拿一个建筑项目经理资格证。经朋友点拨,贾芝华迎来人生最重要的拐点:涉足建筑行业并拿到证书,2013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首笔捐赠:掏空家底为大学生凑学费

  一件很偶然的事,开启了贾芝华20多年的捐资助学之路。

  1992年,老家一名同村的晚辈考上了大学,因为家境贫困,这名姓杜的学生四处求助无门。经同村人介绍,他走了几十里路进城,向开小卖部的贾芝华说明来意,并出示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录取通知书勾起了贾芝华最痛楚的回忆,他二话没说,拿出小卖部的全部现金,再向生意伙伴借了一部分,为对方凑足了学费。临近开学时,这名学生再次进城,贾芝华以为他是顺道表达谢意的。哪想对方一番吞吞吐吐后,说到成都的车费还没有着落。贾芝华的家底已经掏空了,他翻箱倒柜,把一分、五分的零钱都找出来,用胶带捆绑成两匝,好歹凑足了35元钱的车费。

  这第一笔捐赠,给贾芝华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后来,无论是到乡下收购山货,还是承接乡镇上的建设项目,他都会刻意留心那些家庭困难上不起学的学生。20多年来,总共资助过多少学生,贾芝华没有准确的统计,但受资助学生的名单在逐渐拉长。直到2010年,他才在笔记本上做记录,然后把受助学生的资料录入电脑。他白天忙完工地上的事,晚上就到办公室的电脑前,给每名学生存入学费或生活费。2015年,资助清单上共有34名中小学生和20名大学生,贾芝华一共支付了20多万元的生活费和16万多元的学费,每次转账完毕,都已是次日零点以后。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