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首次陪过儿童节 留守儿童:最后一个最难忘

2018-09-19 18:04 来源:网络整理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儿童节,是一个特别期待的快乐日子。然而,还有这样一些孩子,他们或远离父母,或身处困境……在“六一”国际儿童节这个特别的日子,他们,也快乐吗?“六一”儿童节之前,本报派出多路记者,走进留守儿童、孤儿等特殊儿童群体,观察与记录他们在这一天的经历与感受。

  [主角]留守儿童

  爸爸第一次陪我过节

  □陈楠 赵钰雪 本报记者 江芸涵

  “爸爸快来!蜻蜓马上就飞走了!”5月31日上午,宜宾市翠屏区赵场镇佛现山的栀子花基地,宜宾市四中初一14班学生李明高正在参加中科院组织的一次野外植物标本科考活动。他一边捕捉昆虫,一边向身后的父亲李自松大声喊。

  对李明高而言,今年的儿童节是最快乐的一个儿童节,“因为这是爸爸第一次陪我参加活动”。

  李明高的家在屏山县新安镇红庙村,从家到学校要六七小时车程。由于离家远,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这学期已临近期末,他还没回过老家,与父亲也没见过面。

  在宜宾市四中初中部,像李明高这样的学生有700余人,占总人数的30%以上。

  5月27日,在成都从事电梯维保工作的李自松接到了班主任谢鸿打来的电话。谢老师告诉李自松,今年儿童节,学校有个参加中科院科考活动的机会,全年级共10个名额,李明高是班里唯一被选中参加的学生。活动要求学生必须在家长全程陪同下才能参加,李明高却准备把机会让给其他同学。

  谢老师在李明高的日记里发现了“真相”。“真的好想参加这次活动。可是一想到爸爸妈妈离我这么远,还要工作,只得打消了报名的念头。”

  听完老师的话,李自松在电话那端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谢老师,你放心,这次我们一定回来陪他!”5月30日,李自松和妻子一起向单位请假,下班后坐车从成都赶到宜宾。二人就在四中旁边的宾馆住下,等着第二天陪儿子参加活动。

  5月31日一早,李自松夫妇赶到学校和李明高汇合。“快一学期不见,儿子又长高了。他还是那么内向,跟我都不咋个说话。”李自松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科考活动开始后,儿子兴奋地去捕捉昆虫,一路上又蹦又跳,还一个劲儿地喊父母跟上。“他今天喊的爸爸,比这几年喊的都多。”李自松又高兴又愧疚:“说实话,儿子内向的性格跟我有关系,我陪他的时间太少了。”

  李自松非常感谢四中的老师们。“周末我儿子不能回家,老师们轮流带着这些孩子出去聚餐或游玩。儿子在周记里说,生活在这样的大家庭,我永远不会感到孤单!”

  初夏的佛现山,天气已经热起来,父子俩在山上奔跑,大手牵着小手,一起满头大汗地捉昆虫。14年了,第一次与儿子有这么长时间的互动,李自松第一次感觉到了当父亲的幸福。

  回校的车上,李明高靠在爸爸的肩头望着窗外。“爸爸,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儿童节,却也是最难忘的一个。”

  [主角]困境儿童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本报记者 刘星

  5月29日,郫县唐昌镇的小云一大早就拉着爷爷等在自家门口。她盼了很久的“外出过儿童节”终于要实现了。

  几分钟后,一辆小轿车停在她家门口。是郫县社会救助中心招募的志愿者来接她去看3D动画电影 《愤怒的小鸟》啦!

  小云的爸爸在她还未出生时就遭遇车祸去世了,妈妈在她满月后离家出走至今无消息。她从小与爷爷相依为命。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坐小汽车。”坐在汽车上,小云不住地向外张望。她告诉志愿者,从小,都是爷爷骑三轮车带她出门。但是随着年岁渐大,爷爷的腿脚越来越不好了。

  事实无人抚养孤儿也叫困境儿童。如果是孤儿,可以享受政府700元至1000多元的生活补贴。但困境儿童不是孤儿,不能享受孤儿的补助政策。这些孩子大多生活得并不宽裕,去电影院看电影对他们来说是件比较奢侈的事情。

  今年“六一”前夕,郫县社会救助中心联合太平洋电影城(龙城国际店)向全县50余名困境儿童发出了邀请函,请他们到电影院看一场3D动画电影。当天,电影院还免费为孩子们准备了爆米花和可乐。

  在电影院里,孩子们一边喝可乐吃爆米花,一边紧盯着银幕,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小旭开心地告诉社工:“跟我以前吃的不一样,特别甜!”她感叹:“原来电影院的屏幕这么大,而且画面好清晰。”小旭说,影片里面的胖红很勇敢,虽然一直不被重视,但是一直没有放弃努力,“我要向它学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