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浙江“最美科技人”: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2018-09-19 18:07 来源:网络整理

  中新网杭州5月28日电 (见习记者 陈丽莎)“凄风冷雪悲别离,阴阳两隔近七七;音容笑貌犹若在,回首往事泪成溪……”这首与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意境相仿的诗,出自徐东成的妻子之手。

  2015年10月12日晚,浙江省金华市科技局前局长徐东成离开人世,其告别仪式在北京举行,但从金华赶去送行的人依然挤满了礼堂。

  海明威说: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在浙江省科技厅厅长周国辉看来,徐东成就是这样的一个英雄,“一个时代是需要英雄的,创新时代也需英雄。”

  落叶归根

  51年前的冬天,徐东成出生在浙江衢州龙游的一个农村,襁褓丧母、家境贫困。在贫穷和黑暗里,书本是惟一的光明,他就经常翻山到乡里公社书店看上一天的书。

  通过发奋学习,徐东成考上了浙江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龙游中学当化学教师,后来又考上了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完成人生的前两个转折。他在北大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通过与国外专家的交流,徐东成深深感到国内的化学研究还比较落后,产生了出去看一看的想法。2000年世纪之交,36岁的他到美国波士顿学院以访问学者身份开始博士后研究,人生轨迹第三次改变。

  在美国,丰厚的薪水,温柔的妻子,干净的空气,还有良好的教育资源,一切都合乎理想。可是,没呆满三年,他就想家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有能力回来做点事情。

  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于是徐东成走到了第四个人生路口,又回到了浙江大地,也站到了他事业全新的起点。

  作为引进人才,他是金华学历最高的“海归”领导干部。虽然有这样的光环,但徐东成从没有架子,并且充分利用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和资源去帮助企业。知道企业有什么技术难题,他立刻电话联系自己认识的对口专家;看到企业研发出新产品,他会主动帮忙联系销路;发现本地上下游企业的产品正可以配套,他就积极推动构建产业链。

  “那天已经很晚,我突然接到徐局长的电话,他说晚上吃饭刚好碰到一位专家,很适合对接我们企业的电动车技术,你们有没有兴趣过来谈谈?”浙江绿源电动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秘书周湛晨放下电话后,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在金华中烨超硬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申健中眼里,徐东成是一位真正一心一意为企业服务的“店小二”,无时无刻不把企业的技术需求放在心头,把企业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做。

  “你现在在厂里吗?这里有很多产品用得上你们的工艺,你可以过来谈谈”。“你在厂里等一下,这里几位材料行业的专家学者,我一会带过来和你们对接一下,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方向”。

  申健中也经常会接到徐东成这样的电话。

  “徐局心里始终装着一种家国情怀,牢记自己的根,有强烈归属感和报效祖国的情怀。”金华市科技情报研究所干部陆军雄说,徐东成说起家乡总是很自豪,并总是想着怎么把家乡建设得更美好。

  金华市科技局专利执法处副处长来怡回忆,徐东成曾经说,一个人对待工作有三种境界:最低层次叫谋生,第二层是兴趣,最高层次是当作事业。从学者转变成领导干部,从个人奋斗转变成为人民服务,他从此认定了终生的事业。

  赤子之心

  他出身农村,养成了简朴的生活习惯。身上来来回回穿的就是那么几身衣服,简单干净,手机也从来没有换过。

  他的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从不考虑怎样谋取私利。当一个局长,年收入还不到20万元,作为一个高学历的海归专业人才,他本来完全可以挣得更多,当有人为他抱不平时,他总是笑笑,说:“比起一般的工人、农民,我挣得不少了!”

  他也是个敢打敢拼的“狮子型干部”。到金华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不久,领导就把一项高难度的工作交给了他:收回一些企业的闲置用地。有人告诉他这是得罪人的工作,还是尽量推掉吧。他却说,组织上安排的任务,无论怎样也要完成!他想了很多办法,也花了很多时间上门做工作,过了半年,居然圆满完成了任务。

  陆军雄认为,徐东成对事业是全身心的忘我投入,“5+2”、“白加黑”,“我从没有见过像他这么拼的人。”

  对他而言,最艰难的斗争,是与病魔的搏斗。

  2012年,徐东成就被确诊为癌症,医生当时就建议他去北京手术,他说会影响工作,拒绝了。忙碌的背后,病魔开始一口一口吞噬他,不得不接受化疗。但在他看来,工作永远比自己的身体重要,他经常处于边化疗、边工作的状态。有好几次,为了工作,他提着输液瓶上汽车,一边和局里同志谈工作,一边忍受着身体的疼痛,不住“咝咝”吸冷气。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