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拄拐乡村女教师“跪”守讲台八年

2018-09-19 18:10 来源:网络整理

  李元芳跪在板凳上讲课。本版图片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课间休息时李元芳在教室外与学生互动。

  清晨,李元芳和丈夫一起送儿子上学。

  5月19日,淮南凤台,张巷小学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

  讲台后有一条板凳,李元芳左腿跪上去,靠向讲台,将拐杖倚在一旁,这是她在这个普通乡村小学的日常一幕。自1998年从教以来,李元芳就因脊髓灰质炎致左腿肌肉萎缩,与拐杖为伴。8年前,她病情加重,由于脊柱侧弯严重变形,她在讲台旁放了一个长板凳,把腿跪在上面以缓解疼痛。就这样,她跪了整整8年。

  患病

  3岁时患小儿麻痹

  5月19日,清晨6点40分。每天这时候,李元芳都要搀着爱人张克君的臂弯,送儿子宝孩上学。她腿脚不便,右手拄着拐,父子俩将她夹在中间,像护卫。

  小货车沿凤城大道一路向东,到了凤台二中,宝孩向李元芳摆摆手进了校门。

  货车继续向前,直达丁集镇一家修车行,李元芳的父母住在这里,张克君平时也在这里工作。李元芳从车行推出一辆电动三轮车,独自往村里的张巷小学开去。这一程下来约一小时,每日往复。

  李元芳到小学时,孩子们正在晨读。一年级就一个班,听到有人进来,近70双眼睛都向门口巴望。讲台后站定,戴上扩音器,这样可以让每个孩子都听到她的声音。当天她有四节课,至少要站3个小时。“现在一周课有16节,以前最多时到25节。”李元芳说,学校没有专门的音体美教师,两名老师带一个班,更常常到别的班授课。“所有人排课都是一样。老师少,我不想也不需要特殊照顾。”

  李元芳不能久站,左腿靠右腿支撑,几十分钟下来腿常疼得发抖。脊柱因拄拐发生侧弯,后背鼓出了一个包。讲台后有一条板凳,校长让她坐着讲,但她选择跪在上头,因为“班级里人多,坐着视线低,后面小孩不听讲都不知道。”而这一跪就是8年。

  李元芳1974年生于张巷村,爷爷是中医,父亲在张巷中学教书。她3岁时高烧,降温后双腿像铃铛似的自己控制不了。爷爷说她患了脊髓灰质炎(即小儿麻痹症),病毒已侵入神经。父亲李家庆想不通,“好好的孩子竟说残就残?”

  李家庆眼见女儿得爬着移动,重心全压上两只手肘,“她的腿仿佛上衣后摆,嫌碍事要挂一条在脖子上,另一条拖着走。”村里来了懂医的知青,李家庆请对方给女儿针灸。6个月后,女儿右腿渐渐恢复了知觉。

  知青走后,他又带她各处治疗,背女儿上学。李元芳常想,求学这样难,不仅是空间上两三里路都像翻山越岭,学习兼顾看病,时间上也是大问题。若不是父亲,她可能早就不读了。

  1990年,李元芳的左腿已蜷曲变形,膝关节无法伸直。李家庆带她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五九医院(镇江金山医院)进行了髂嵴松解术,其髋部、膝部被切开,各缝了13针,左腿得以再次舒展。李元芳至今记得,术后她躺在病床上,轻轻一按患处就能疼晕过去,生不如死。

  从教

  因病痛回母校任教

  张巷小学的操场正在翻修,风扬起沙,孩子们可不介意,音乐铃声一响就从教室里蜂拥而出。

  上午阳光正好,李元芳把板凳搬出来放在门口,看他们游戏。“老师!”一个孩子冲她笑笑,挨着她坐了过去,双腿在半空中摇晃。其他孩子见了纷纷上前,在她周围挤成了一个圈儿。

  孩子们都很黏她,上课也少有顽皮。但她最初原是想学医的。李元芳说,她一身病痛,学医至少帮别人少受点苦。“最好是中医,西医手术我可站不住。”她忍不住笑起来。

  她当时高考报的志愿是安徽中医学院(现名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次落榜后复习仍未考上,之后被芜湖联合大学(现名芜湖职业技术学院)轻化工程系录取,也并非师范类。

  1998年,她毕业时恰逢改革开放大潮,需大量化工人才,同届学生多半都离开当地。父亲这时征求她的意见,是否愿在家当个老师。

  李元芳当即应允,一方面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外出恐难以承受;一方面从小耳濡目染,从心底接纳这份职业。同年,她补考教育学、心理学两门课程,进入其它小学实习一年,次年回到母校——张巷小学。

  一晃18年,回看当初,她落榜两次都只差几分,“原本没想过当老师,人做什么真的靠缘分,但我现在很快乐。”

  李元芳说,她起初教数学,后来教英语、语文等,早已习惯与孩子为伍的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