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一耄耋老人谋害妻儿 积怨爆发后的人伦惨剧

2018-09-19 18:17 来源:网络整理

  制图/武亚新

  曾经是全家的经济支柱,而随着权威的消弭,一切与心态越来越不匹配的不适感,让他在一个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耄耋之年一反常态,竟用盐酸灼伤睡熟中的儿子,并持狼牙棒、菜刀砍向前来理论的老伴——

  深夜杀亲,妻儿死里逃生

  2015年9月26日,星期六,农历八月十四。兰州市榆中县某村一农户家里宾朋满座。小房开着自己的轿车,将同样是从榆中走出去的母亲金某送至贴着大红喜字的门前,停住了。

  相形之下,被留在西固家中的老房,就成了孤家寡人。

  朋友的孩子结婚,又在娘家的地界上,一贯深居简出的金某自然也就多聊了一阵。这样亲切、松弛而美好的时光,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不知不觉,时针已指向晚上10点,等不来老伴和儿子的老房,决定一个人先睡。不久,金某和小房回到家中。小房记着,那晚见面父亲好像要跟他说什么,但被他拦住了,“时间太晚了,赶紧睡,有啥事情明天说。”

  秋天的晚风,不急不躁,接连几日持续在十几摄氏度至二十几摄氏度区间的气温,让忙碌了一天的母子二人很快进入梦乡。

  睡在小卧室的老房一睁眼,扭头看见老伴并不在身边。于是,内心深处那些同样带有寒意的想法和画面涌动起来:平时儿子和老伴是如何不称他的心,如何与他作对,如何不让他花钱……

  一个装有一半液体的白色玻璃瓶载着仇恨的诅咒被重重砸向墙壁。紧接着,“我的眼睛!”一阵撕裂而惊悚的大喊声极速划过夜空。面对着单人床墙壁睡着的小房,在床上痛苦地跳了起来,而被儿子惨叫声惊醒的金某睁开眼睛后,她先是闻到空气中有煤气的味道,紧接着就去看儿子,当她看到儿子头的旁边散落着破碎的玻璃瓶渣,单人床靠北的墙上湿了时,她心里已经知道,这肯定是丈夫老房弄的,于是,走出去找他理论。

  但她不知道,老房这次并不是简单的闹事,他其实早已为这对母子布下了陷阱。

  当她走过厨房门口,割断天然气管道并早已潜伏在里面的老房,手里握着一根狼牙棒,就像正在等待就范的猎物一样,迎头扑向老伴,来不及问明原因的老金本能地一闪躲了过去,但是老房更加变本加厉,再次挥动狼牙棒,不料竟被老金夺走。愤怒再次被抑制后,老房拼命地夺回狼牙棒,击中金某后,老房尚未罢休,又从厨房拿来菜刀,一顿乱砍,金某连声哀求“救我,救我……”

  隐约听到母亲的求救声后,小房忍住疼痛,拿起一床被子,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到达母亲身旁时,小房感觉到她已经倒在地上。于是,小房用被子把父亲老房包起来,然后把他扔进了大卧室,并把门拉住……

  凌晨5时15分,小房拨通了妻子的电话:“我爸把我和我妈砍伤了。”当小房的妻子赶到公婆住的楼下时,看到了正在组织施救的120急救车就停在那里,金某和小房被带去抢救,而凶手老房则被110警车带走了。

  缺乏沟通,父子亲情受重挫

  等到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手中时,街头巷尾关于西固玻璃厂家属院发生的这起凶杀(未遂)案的议论依然没有停歇。

  老房认罪态度非常好,但是,经办此案的金检察官觉得,毕竟案子发生在亲人间,到了这种地步悔恨之情总该有所表露吧?当告知老房,妻子金某和儿子小房都为重伤二级后,那一刻的他看见眼前这个80岁穿着囚服的老人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老房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中秋当天的凌晨,在距离月圆之夜尚不足20个小时,他为何要痛下决心,执意夺去妻子和儿子性命?

  老房是玻璃厂的工人,而金某没有工作。在3个子女的印象中,从小家里靠父亲的工资生活,2008年起家里条件有所好转。父亲的工资以前都是自己支配,可是最近3年,因为父亲在外面购买保健品被骗了13000元,家里人害怕他乱花钱,就说工资存折在儿子小房手里,实际上原来由母亲保管的退休工资存折由大女儿保管,钱全部存在老房的理财宝上。每月由小房给父母1500元用于日常开销,其他的生活用品和衣服均由两个女儿负担。

  老房满脑子想的儿子不让花钱的根子应该源于此吧。但又为什么明明由大女儿保管着退休工资,却要骗他说是小房拿着?二女儿的一段话,权作解释,“他经常骂我们姊妹三个,他骂我和姐姐当面骂,他骂我弟就是看他不在的时候,害怕我弟弟,他当面也不敢骂。”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