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师打飞的来成都 只为与学生拍毕业照(图)

2018-09-19 18:20 来源:网络整理

  峯村竜也(第一排正中男士)与学生们的毕业合影 图由受访者提供

  一年前

  与学生定下拍毕业照的约定

  一年后

  已辞职的他回到日本仍没忘

  ……

  为何履约

  自己教的学生

  也许这是最后的见面

  “去年离开成都时,我就决定了今年要参加大四(2012级)的毕业典礼,所以我觉得这次来是当然的事。同时如果能买到便宜的机票最好吧。”

  之所以要坚持参加毕业典礼,峯村竜也觉得,“这是自己教的学生,想在他们最后毕业的时候见一面,因为毕业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我想尽可能地参加。”

  对于同样教过的2013级学生将在明年毕业,峯村竜也表示,“我想来,真的很想来,有机会一定会来。”

  即使已经辞职回国,为了完成和学生们合拍毕业照的约定,在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日语的日本籍教师峯村竜也订好飞机票,从日本出发前往中国延续这段师生情。

  今年5月10日,峯村竜也见到了阔别11个月的2012级学生,为了表达尊重,峯村专程穿上皮鞋衬衣,从日本带来的单反相机,承担着拍照重任。班里35个学生每一张笑脸都被一一记录,最终汇成上百张照片。

  师生约定

  一年前与学生定下合拍毕业照

  “学校2012级学生什么时候拍毕业照?提前订票会比较便宜。”今年3月2日,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日本语教研室主任唐玉婷收到发自日本的微信,发信息的是她已经辞职的前同事日本籍峯村竜也。

  峯村竜也这一次专程回蓉,是为了完成一年前与学生定下的合拍毕业照约定。

  唐玉婷回忆,2012年9月份,学校需要一位教日语的老师,电子科技大学的外语教师向学校推荐了峯村竜也。“峯村老师当时承担了2012级、2013级学生的日语会话教学任务。”唐玉婷透露,峯村一周有1个下午在学校,需要上4节课。去年6月份,峯村竜也向学校提出辞职,“当时他在日本的母亲生病了,由于他是独子,需要长期照顾母亲,所以只能辞职。”唐玉婷透露,去年6月份学期结束后,峯村辞职回到日本。

  2013级学生和2012级外语系小语种学生都为他开了送别会,“在会上,大家知道他喜欢唱卡拉OK,还瞒着他弄了一个课堂卡拉OK。”2013级学生孙同学回忆,其中一首小虎队的《爱》引来全班合唱: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

  “之前就定下过约定,到了我们拍毕业照时峯村老师也会参加,那会儿还不知道他要走。”孙同学回忆。

  距离相隔千里,约定却从未被淡忘。今年3月2日,峯村竜也主动联系了唐玉婷,询问何时拍毕业照,“他说提前订票会比较便宜,想问拍毕业照时间,我问了后回复他是5月份。”唐玉婷说。

  如期履约

  误机后又订了一张票 准时到达

  今年5月10日,峯村竜也给唐玉婷发信息,说已经到学校了。“当时本来想喊学生去接,但学生正在上课,他就说不用添麻烦,自己到时间见。”唐玉婷说。约定好的拍摄时间是5月10日上午10点,在学校图书馆前。

  全班35个学生到达时,峯村竜也准时到达,最终顺利地和学生们拍下毕业合影。手上端着从日本带来的单反相机,峯村竜也跟学生说,我会拿相机给你们拍很多照片,一一发给你们。

  从10点到12点,从图书馆到饭馆里,峯村让35个学生每一个人的笑脸都留在相机里。上百张照片拍下,峯村竜也告诉学生,要后期处理完毕再发给他们。“直到5月17日,我们才在邮箱里收到照片。”当天合拍照片的2012级学生余同学回忆。

  为了准时如约到达学校,峯村颇费周折。住在横滨,峯村竜也乘飞机需要前往东京,“他提前订的是5月2日飞往重庆的廉价航班,从横滨到东京费了些时间导致误机,机票作废后又订下一张。”一直跟峯村保持联系的四川大学锦城学院2013级学生刘景天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现实生活中,峯村老师是非常务实、节约的人。”唐玉婷说,四川大学锦城学院位于三环外,在学校来教书的2年多时间,“峯村都是乘公交车,或者坐地铁。”

  花费4000元

  自己教的学生想在毕业时见一面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在日本的峯村竜也,他透露:“去年离开成都时,我就决定了今年要参加大四(2012级)的毕业典礼,所以我觉得这次来是当然的事。同时如果能买到便宜的机票最好吧。”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