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1年至少10万宠物尸体待处理 "公墓"价格不菲

2018-09-19 18:20 来源:网络整理

  四川在线消息(杨琳 四川日报记者 李思忆 摄影 吕甲)“Bear3年前死后就一直葬在公墓里,我们每年都去看它一次。”5月15日,成都市民张澜和女儿岽岽驾车来到蒲江县城外的一处“宠物公墓”,把牛奶、火腿肠放在Bear的墓碑前。张澜口中的“Bear”,是陪伴了她和家人17年的博美犬。

  “Bear,谢谢你17年的陪伴,来世我们再做家人!”张澜向记者介绍,这句墓志铭是3年前女儿专门写给Bear的。

  据成都市宠物产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成都人饲养宠物的数量超百万只,且每年还在不断增加中。按每年8%至10%的死亡率计算,一年至少有10万只宠物尸体待处理。虽然这几年成都出现了不少“宠物公墓”,但以张澜埋葬Bear的“公墓”为例,所掩埋的宠物尸体也不过千具,绝大部分的宠物究竟“魂归何处”?如何处置心爱的宠物尸体,不少网友也都很困惑。

  因“情”而起 “宠物公墓”价格不菲

  “其实早在2008年,我就开始在为Bear找墓地了,因为它10岁左右就开始出现老年性癫痫、白内障等病症。”张澜告诉记者,她在网上查到蒲江县城外一处“宠物公墓”的信息,“打电话过去咨询,一个墓地1000多元。”

  “对于我们来说,Bear就是家人,还是希望它有个‘好去处’。”张澜告诉记者,之所以给狗狗起名Bear,是因为丈夫姓熊。Bear在她家的17年中,她先后经历了父母过世、女儿离家赴上海读大学、自己从职场淡出成为家庭主妇……“这期间,Bear一直陪着我度过。”父亲过世后的那段日子,张澜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有一天她坐在沙发上无端端哭了起来,Bear突然跑过来用小脑袋蹭她的手,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陪伴有很多种,Bear给她的,也是一种。

  到了3年前Bear去世前一天,张澜打电话去那家“宠物公墓”预订墓地时,价格已经飞涨到3000多元。“虽然价格超出我的预料,但狗狗断气后我们一家马上就开车把它送了过去。”张澜至今还记得,Bear小小的尸体,连同生前用过的碗、没吃完的狗粮、玩过的毛绒玩具等物品一起,葬在这块不到一平方米的墓地下。

  而成都市民何琼一家与牧羊犬西妹之间的相伴,也令人动容。何琼是一名机械设计师,上班经常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一回到家,西妹马上就扑过来,用头蹭我,要我摸”,无论白天工作再苦再累,面对西妹热情的“熊抱”,再疲惫的心都会融化。

  何琼的丈夫曾失业在家,情绪一度非常低落。“有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说话有点重,但西妹很懂事地把脑袋一耷,或者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他。”何琼说,如果不是西妹陪伴,丈夫不会那么快走出低谷,他们家也不会那么平顺地度过难关。

  去年,西妹因病去世,何琼一家经身边爱狗人士的推荐,把它葬在龙泉驿区的一家“宠物公墓”里,“坟墓很简单,一张相片和一圈白色的栅栏,我们没给它写墓志铭,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对它的爱。”

  最后去处 随意丢弃掩埋隐患多

  事实上,Bear和西妹只是“幸运”的极少数。绝大多数宠物死后的去处,可能是被随意丢弃掩埋……

  “也不知道我们咘咘最后去了哪儿,每次想起都觉得很内疚。”80后宜宾女孩小江,13年前刚来成都工作,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垃圾桶旁边的纸盒里有只瑟瑟发抖的小狗,觉得挺可怜,便在附近的小卖部买了根火腿肠喂它。“但回家后,脑子里反复出现狗狗的模样,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弄得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6点多,小江就跑到放垃圾桶的地方,小狗一看到她,立刻欢快跑上前。小江二话没说,抱起小狗就回家。从此,小江的每件衣服上都粘有咘咘的黄毛,“它睡觉一定要挨到我,关在卧室门外就嗷嗷惨叫,这个习惯导致我单身了好久。”小江说。

  6年前,小江结婚了。“考虑要备孕,父母逼着我把咘咘送回宜宾老家。”上个月一天早上,父母照例早上带咘咘出去晨跑,回到家之后不久咘咘就死了。“父母怕耽误我工作,直到下午才打电话告诉我,说咘咘的后事已处理好了。”小江说,后来她才知道,父母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埋咘咘,只有把它的尸体扔进了垃圾桶。

  究竟该如何处置心爱的宠物的尸体,不少网友也很困惑。网友“钗钗”说:“我家养的金毛10多岁了,我也在考虑它的后事问题,那么大只狗狗死了总不能扔垃圾桶吧,葬在小区吧,可能既不允许,也会有异味。”网友“大脸猫”则表示:“我不想花几千块钱买墓地埋狗狗,乱扔乱埋又可能会对周边环境带来污染。可是除了这些‘宠物公墓’,哪里可以提供私人宠物尸体的火化服务呢?”而在网友“浩子”看来,动物死后也应该有基本的尊严,“随意抛弃它们的尸体好像也太粗暴了。”

  “隐秘”墓地 能否安放“未了情”

  其实,目前的宠物公墓也大多面临着尴尬。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