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如父 大哥抚养捡来的妹妹24年

2018-09-19 18:24 来源:网络整理

  最开始那几年何伟家的条件并不好,但他们倾其所有培养妹妹;妹妹已出嫁,她把感谢放在心里

  5月15日何伟(左一)参加妹妹的婚礼。

  5月15日,九龙坡区的一家酒店,24岁的何梦露(化名)披上嫁衣,步入了婚姻殿堂。在婚礼上,何梦露最想感谢的人就是抚养自己24年的哥哥何伟。

  何梦露是一名弃婴,1992年被何伟父母在綦江捡到。其后的24年里,没有血缘关系的何梦露成了何家的一员,而与其年龄相差20岁的哥哥何伟,在何梦露的人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不但供妹妹上大学,还培养她的才艺,如今又将妹妹送入了婚姻的殿堂。“长兄如父”,是何梦露对做律师的哥哥何伟的真心赞誉。

  桥边弃婴 何家尽心尽力照顾她

  何梦露的身世一直是何家的秘密。何伟说,何梦露是1992年6月来到何家的,“1992年6月30日那天,我父母因做小生意,在綦江一座桥边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用被子裹着的女婴,当时那个女婴才出生不久,显然是被遗弃了,父母决定把她带回家。”

  当时何家的生活捉襟见肘,看着带回家的女婴,一家人也犯了难。当时何伟刚满20岁,已是家里的顶梁柱。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差,何伟开始时反对收养,但看着女婴弱小无助,他又于心不忍。经过一家人反复商量,最后决定收养,这名女婴就是后来的何梦露。

  “既然下决心要收养她,就肯定想到过一切困难,哪怕咬紧牙关也要挺过来。”何伟说。

  家里多了一个妹妹,作为老大的何伟自然肩负起了照顾她的责任,刚参加工作的他用为数不多的工资为妹妹买奶粉、生活用品,一家人的生活清贫却快乐。

  何伟说,最困难的是为妹妹上户口。当时已经5岁的何梦露需要上户口才能读书,但家里已经有了两兄弟,如果要给何梦露上户口,就需要缴纳计生罚款。罚款虽然数额不算大,但何家也根本拿不出来。于是,何伟挨家挨户找亲朋好友借钱,最后终于为妹妹缴纳了罚款。

  长兄如父 妹妹学业爱好都要过问

  1998年,何伟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开始在重庆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何梦露在这年上小学。为了不给务农的父母添加负担,何伟用工资供何梦露上学。他说:“我从来没觉得妹妹是负担,我一直把她当成家里人,我觉得我的付出是一种责任和义务。”

  其实,有时候,何伟对何梦露来说更像一位严厉的“父亲”,从言谈到品德,他的要求很严格,但对妹妹正当的兴趣爱好,何伟却非常支持。

  何梦露喜欢音乐,何伟就帮她报名学琵琶,尽管学费贵,但他认为这样值得。后来,何梦露通过了琵琶专业7级的考试。何梦露喜欢舞蹈,何伟又为她报了舞蹈班。

  为了妹妹的教育和生活,何伟拼命地工作,以至于他本人找对象时,女方都不理解。“每次相亲时,女方通常都会觉得我还要抚养妹妹,负担太重,所以往往以失败告终。”何伟说。

  就这样,何伟一直拖到38岁,也就是妹妹何梦露18岁成年后,何伟才成了家。这一年,何伟将何家一直保守着的“何梦露身世秘密”告诉了何梦露。何伟认为,妹妹有权知道她自己的身世,之所以选择在她成年时告诉她,是因为这时的她心智更成熟,有了自己的判断力。

  虽然何梦露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但依然把何家人当亲人。“平时联系不多,但兄妹感情依然深厚,只要妹妹有重大的事情,她总是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包括她这次的婚姻。”何伟说。

  如今,看着步入婚姻殿堂的妹妹何梦露,何伟既高兴又惆怅,“都说长兄如父,我有时总有一种错觉,觉得嫁的不是妹妹,而是嫁的女儿。”

  恩重如山 妹妹“把感谢放在心里”

  “把感谢放在心里!”这是何梦露5月16日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一句话,她配的图片是15日的结婚照,穿着洁白的婚纱,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句话,既是她对好友们说的,也是对哥哥何伟以及何家人说的。

  在何梦露的心里,哥哥何伟一直是“父亲一般地存在”。从小到大,何梦露的每次重要决定都会征询何伟的意见。在18岁前,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何伟的亲妹妹,当何伟突然向她谈起她的身世时,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时我高考刚结束,爸爸患了癌症病情严重,为了方便照顾爸爸,我常常会跑到哥哥家去,有一天晚上,哥哥突然叫我进书房,先聊了一下父亲的病情,然后哥哥就将我的身世告诉了我。”何梦露说,在得知自己是弃婴后,她的第一反应很平静,不过几秒钟后,眼泪流了出来,随后嚎啕大哭。因为在那一刻之前,何梦露从未想过自己不是何家亲生的。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