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岁法官倒在上班路上 背着同事偷偷服药(图)

2018-09-19 18:25 来源:网络整理

法官周卫东(中)生前工作照。金堂县法院提供图

  人物档案

  周卫东,金堂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中共党员,1967年1月出生于四川省广汉市,1985年12月参加工作。2016年3月18日早晨8时30分许,周卫东同志在约见当事人家属途中复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9岁。2016年4月18日,成都市委追授周卫东同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5月17日,金堂县人民法院。周卫东的办公室还保持着他离去之前的模样,但这位49岁的基层法官,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一身法袍、一柄法槌,殚精竭虑、沐雨栉风。从业31年,周卫东一共参与审理、执行数千件案子,无一例信访申诉,无一例信访举报。两个月前,在约见当事人家属途中,周卫东复发心肌梗塞,遗憾辞世。而这一天,也是他一拖再拖要去做体检的日子。

  一袋饼干

  他的加班神器,安抚当事人的法宝

  “你知不知道,今天上午东哥走了。”2016年3月18日,金堂县委政法委办公室工作人员罗悦齐接到同事电话,第一个反应是周卫东升职调动了。随后,电话那头的沉默才让她明白,这位隔壁办公室的阳光大哥,遗憾离世了。

  在罗悦齐的记忆中,在周卫东的办公室,总是能“蹭”到一袋袋普通的小饼干,有时遇见匆忙的东哥,他碰巧刚刚狼吞虎咽下小饼干,嘴角还留着饼干渣。在法院工作,加班是常事,小饼干是深夜陪伴周卫东翻阅卷宗的神器,也是他哄当事人带来的小孩的绝招,年轻的同事们饿了也可以随时自取。

  有一日,罗悦齐在楼道里遇到了周卫东,他正在会议室外面吃饼干,罗悦齐打趣:“东哥,你都是庭长了,不要这么抠门嘛。”他一边擦拭着饼干屑一边笑:“你别笑话我,中午去见当事人了,事情刚说好了,我还没来得及吃饭,趁空当填填肚子哈。”正说着,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大姐,你放心,周强的案子我肯定要亲自去案发现场看看,他才14岁,我不可能轻易就判决了,这是他一辈子的事。”接着他又打了一个电话:“小艾,你手上那个未成年人的案子,下午等我回来一起再去现场看一下,娃娃还小,马虎不得。”

  周卫东担任庭长的刑庭,庭上有两名书记员都是外地人,每逢过节,为了让他们能及时与家人团聚,东哥总是主动将值班人员定为自己,还将送达任务揽在自己身上,这几年的大年三十,他都是在往返于看守所、检察院、公安局间度过的。

  一抽屉药

  隐瞒病情,背着同事偷偷服药

  其实早在2014年6月,周卫东身体就已亮过一次“红灯”。

  因为承办一个被告多达十几个的重要案件,在连续熬了几个通宵后,周卫东因心肌梗塞突然晕倒,并被紧急送往华西医院抢救治疗。其间,医院曾向家属下达了两次病危通知。然而,出院后的第二天,周卫东又一如既往地出现在了办公室。

  心肌梗塞病人需长期服药,但在办公室里,同事们却没看到过周卫东服药。直到周卫东去世后,同事艾筱姑在整理他办公室的抽屉时,才发现里面塞满了药。“我们一直都认为他很强大,很彪悍。没想到他竟背着我们服药。”

  2015年,对于金堂县人民法院刑庭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除了案件激增外,女法官艾筱姑做手术又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艾筱姑的案子,自然而然地转移到了周卫东身上。等到她治疗结束,重返岗位时,陡然间发现,周卫东头上的白发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当时我还开玩笑,说他是伍子胥过韶关,一夜白了头。没想到第二天再见到他时,他已染了发。现在想来,他是不想让大家担心。”艾筱姑说。

  一碗面条

  是他兑现妻子的“约会”

  纵有千言万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周卫东妻子黄茂华最终说出口的,只有6个字:“周卫东,我想你。”

  丈夫离开她的那天,是个平常的周五。与往天一样,黄茂华比周卫东先出门半个小时,出门前两人还在开玩笑,黄茂华没有想到,这是丈夫跟她开的最后一次玩笑,几十分钟后,两人已经天人永隔。当天8点40分,她接到周卫东电话,说“我有点不舒服,你回来一下”。

  从单位回家的10分钟路程,成为黄茂华走过的最漫长的一段路。10点05分,当医生宣布“他已经走了”的时刻,黄茂华扑向了丈夫,使尽浑身力气摇他,喊他,“周卫东!周卫东!”可是他再也没有醒过来。最后她抱着周卫东,深深地吻别丈夫,感受他身上温度一点点地消失。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