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谢幕?明明衣食无忧,为何总感到一事无成

2018-09-19 18:28 来源:网络整理

  80后就这样谢幕了吗?面对铺天盖地的90后标签和初露尖角的00后锋芒,这个问题不可避免地被提及。他们是”夹缝中的一代“?在拥有很多前辈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时,却要撞得头破血流才能获得原来名正言顺的东西。面对无法掌控人生的无力感,好像只能从怀旧和回忆中寻求肯定。他们是不甘心的一代——学会生存、感激磨难,而不放弃理想的火光。

明明衣食无忧,为何总感到一事无成

  网上流传着一封《80后出师表》,看得人哭笑不得。“夫80后者,初从文,未及义务教育之免费,不见高等学校之分配,时值扩招,过五关、斩六将,本硕相继、寒窗数载,二十六乃成。南下湖广、西走蒙疆、北漂京都,尝遍各种劳作,十年无休,积蓄十万。时逢楼市暴涨,无栖处,购房金不足首付。遂投股市,翌年缩至万余,抑郁成疾。入院一周,倾其所有,病无果,无奈带病还乡。友怜之,送三鹿奶粉一包,饮之,卒。”

  这个段子夸张、诙谐地概括了处于社会转型期的80后,面对呼啸而过的功利欲望,面对道德法治的重构,陷入了左右为难、进退维谷。

  “生活越来越麻木,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努力按部就班地做事,也没什么太大的主动性去钻营。觉得累心,又有不甘。好像看破了,午夜惊醒又觉得不应该。”网民“青涩年华”这样描述自己的而立之年,“在外人看来,我衣食无忧,吃穿不愁。但我内心很清楚,我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只是随波逐流。”

  农二代、高中生、解放军叔叔、导游、北漂……多个身份辗转腾挪,觉得简单自然,却又有些曲折。1986年出生的万河说,他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做服务业,不像一个逆来顺受、永远陪笑的好孩子。只是有时候忍不住想骂两句,却也没人听见。大部分时间足够养家糊口,小部分时间工资被克扣,脑子里有时天马行空,然后熬成一堆沸腾的浆糊。

  对于80后特别是85前的人来说,父母辈特殊的经历和教育方式使得他们对物质条件和生活稳定有着执着追求。这也是为什么绝大部分80后会有一个中产梦,可惜现实条件却并不足够。

  有调研报告称,80后经历了高生活成本、承担了繁重的赡养任务,却可能需要工作到65岁,退休后仍无力养老。忍受这种压力的同时,大多数收入平平的80后在欲望上又被极大地刺激着。

  《纽约客》曾发表一篇文章,认为中国的80后正在大范围流行一些复古现象:80后火锅店、名噪一时的老男孩、专卖上世纪80年代常见国货的“供销社”,还有不少80后家喻户晓的影视剧作品翻拍。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菠萝科学奖得主周欣悦认为,或许没有哪一代人会像80后那样,最能体现“怀旧情绪的自我调节”。对于他们来说,生活中的不确定性、掌控生活的无力感爆棚时,便需要从过去、从回忆中寻求肯定。

  凤凰生于火,珍珠生于伤痕

  许多80后对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并不陌生。石述思在《80后的十个关键抉择》中说:“希望这些没来得及分享太多改革开放红利,却承受了太多变革成本的人,能首先学会生存,而后不放弃内心理想的火光。”

  拿韩寒、姚明、小沈阳这样的“少数派”明星做80后代表,说服力恐怕有限。正如新浪博主苏拉拉说,看完韩寒的《光荣日》,一种属于80后的无力感充斥着内心。“许多80后喜欢韩寒,觉得他的文字很拽、很发泄、很强悍,可是,他带来的毕竟只是文坛上的风吹草动,而对现实生活中的影响力,正如韩寒自己所说,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

  一些有立场的媒体人,似乎很得80后知识分子的追捧。比如白岩松、闾丘露薇、柴静。曾实名举报华润董事长等高管的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最近在微信公众号上说起了面对“烂尾新闻”的无力感,阅读点击量近万。

  不过,我更愿意说说那些从平凡的逆境中走出来的80后采访对象,他们也是房奴、车奴、孩奴、卡奴,但他们没有将所面临的残酷或责任推给外界,而是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改变一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

  1985年出生的吴恒,2009年到宁夏西吉县支教。为了让当地的孩子用上没有错别字的正版字(词)典,他发起了“一本正经”计划和“天使的翅膀”计划,半月筹集善款7万余元。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